頻道欄目

華西申通香港集運  >  資訊  >  正文

虎眼︱電信領域外資准入,國內運營商心中不慌

2021-03-10 19:06:53   來源: 天虎科技
0

除去移動、電信、聯通以及廣電運營商以外,未來普通消費者或將有權選擇海外運營商提供電信服務了。


3月1日,國務院申通香港集運辦舉行工業和信息化發展情況申通香港集運發佈會,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肖亞慶表示:要進一步提升工業信息化對外開放,全面開放一般製造業,有序開放電信領域外資准入的限制,吸引更多外資、高端製造業項目。


外資的到來,會對目前國內電信領域的競爭格局產生怎樣的影響?




開放外資准入

源自內心有底氣


正值十四五開局之年,工信部開放有序開放電信領域外資准入,在天虎科技看來是一種自信,這種自信建立在當下國內外基礎通信網絡以及服務能力的提升。


在今年2月份舉行的世界移動通信大會(MWC)上,工業與信息化部副部長劉烈宏披露,國內已開通累計建成5G基站超過71.8萬個,約佔全球的70%。目前國內已實現所有地級以上城市5G網絡全覆蓋。中國電信董事長柯瑞文披露,國內5G套餐用户總數已超過3.2億户。


那麼國內5G網絡建設速度放在世界來看究竟如何?根據VIAVI Gigabit Monitor目前全世界主要國家5G覆蓋情況覆蓋如下:




據瞭解目前5G覆蓋全球5.8%總人口,超過61個國家已經開啓5G網絡建設,新加坡以95%的5G覆蓋率位居世界第一。除此之外韓國、馬耳他、摩納哥、摩爾多瓦、聖馬力諾的5G覆蓋率超過90%。如果按照國內3.2億5G套餐用户計算,國內5G網絡覆蓋總人口占比則至少超過22.9%,考慮到國內幅員遼闊,取得當下的覆蓋率也並不容易。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預測,2021 年國內 5G 建設將全面提速,全國有望新建 5G 基站超過 100 萬個。同時為了降低成本,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中國廣電和中國移動均已開展5G基站共建共享,實現全國縣級以上行政單位全覆蓋,並且逐漸向重點鄉鎮發展。

平均資費下降超95%

仍在讓利


外資准入後,國內運營商直面國外運營商競爭,歸根結底還是從費用和服務方面的競爭。在資費方面,國內用户抱怨較多的是運營商資費偏貴的問題。


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公佈的“中國寬帶資費水平報告(2020年第二季度)”數據顯示:2020年第二季度固定寬帶月户均支出為35.7元,同比下降1.7%;移動數據流量平均資費為4.3元/GB,同比下降了23.25%。


在移動通信業務資費方面,我國移動通信資費在全球處於偏低水平,移動通信用户月均支出在全部239個國家和地區中按價格由低至高排名第86位,低於全球11.36美元的平均水平,遠低於美國、加拿大、韓國等國。




而對於國內外網絡服務水平的差異,或許只有出過國的消費者才會對國內通信基礎設施水平有比較公允的評價。在虎哥看來,國內運營商的角色定位不同於國外運營商單單是以“盈利”為目的,事實上從主營業務盈利能力來看(固網業務及移動業務),三大運營商在世界範圍內表現得也並不出眾,利潤率橫向對比相對靠後。背後較為重要的原因便是國家強力執行提速降費,讓三大運營商不斷讓利於民。


根據2020年央企經濟運行情況申通香港集運發佈會上的數據顯示:自2015年國家持續開展網絡提速降費至今,六年之間,三大運營商讓利近5000億元。與此同時,中國固定寬帶和手機流量的平均資費下降超過了95%,5G流量單價兩年降46%至4.4元/GB。


而在服務方面,三大運營商基本已經實現了24小時服務應答,在通信搶險速度方面更是迅速,針對老年用户羣體也開通了一鍵呼入的“尊長專席”,讓老年客户獲得更好的服務體驗和感知。



國外運營商紅海中求機遇


當國內三大運營商已經發揮國企擔當,把網絡鋪設到了“懸崖村”之上,同時又將電信資費不斷下壓。那麼對於國外電信運營商而言,即便進入到國內市場,那麼贏利點又有多少?


首先,國外運營商大概率不會在國內再建一套屬於自己的網絡,要知道為建設5G網絡,國內運營商靠共建共享“搭夥”才有了當下的覆蓋量。即便諸如Verizon、AT&T這樣的運營商再財大氣粗,也不太可能為幅員遼闊的中國投入重金。


再次,為了省錢國外運營商可以選擇區域進行建網,但與此同時消費者一出區域就享受不到網絡服務。或許這在國外較為常見,但在國內卻行不通,國內消費者早已習慣了處處都有信號的場景,更無法容忍享受的服務開“開倒車”。




最後,無法建網之下只能租用網絡,做虛擬運營商的角色。但國內已經有不少的互聯網公司已經把虛擬運營商的成本拉得夠低,在這種情況下,國外運營商又不見得能拼得過互聯網公司。


因此在虎哥看來,國外運營商更多可能聚焦針對B端業務服務,而不是普通C端消費者。比如英國電信在2019年就已獲得了中國工信部頒發的全國性牌照,成為首家國際電信公司。


目前英國電信在中國境內的客户主要為寶潔、諾華、聯合利華、路透社等跨國公司,以及華為、國航、中石化、中興等新興跨國客户,普通消費者並不是其服務的主體。


因此更可能出現的局面是,即便電信領域外資准入的限制開放,但對國內運營商而言可能影響並不大。


長期看好國內

國內運營商愈發強大


從2G到5G,我國通信業的角色逐漸從“跟隨”到“引領”。3月9日在香港上市的中國電信發佈公告稱,擬公開發行A股數量不超過120.93億股,並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其背後釋放的便是長期看好國內市場的信息。


此外在虎哥看來,國內三大運營商作為企業主體的同時,在諸如疫情防控、扶貧等工作方面同樣發揮着國企的擔當使命。


比如在疫情防控階段,為保障貧困地區能夠用得起網絡,中國聯通主動讓利三個多億,推廣100多款讓扶貧地區人們用得起的資費套餐,超過400萬的貧困羣眾從中受惠。




中國電信與央視頻聯合推出“火神山”和“雷神山”“雲監工”,讓億萬網友通過5G+VR直播,共同見證抗擊疫情的中國速度。中國電信自2013年以來,累計在農村地區投資通信基礎設施建設超1000億元,已實現4G網絡覆蓋全國100%的鄉鎮,光纖寬帶覆蓋全國90%的鄉鎮,91%以上的行政村通寬帶,為農村和偏遠貧困地區脱貧致富鋪設了一條信息高速公路。


通信基礎設置建設是涉及民生福祉的大工程,或許也只有在中國,才會把信號塔建在人跡罕至的地方。這對於完全市場化的運營商而言,是不敢想象的。


借勢一帶一路

國內運營商也在積極走出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國外運營商走進來的同時,三大運營商也在積極走出去。根據中國移動2019年年報顯示,中國移動2019年國際業務收入95億元,同比增長31.4%。中國聯通先後成立泰國公司、南非公司、越南公司等,並於2018年開通了首條南大西洋國際海底光纜。


中國電信在海外拓展方面起步更早,行動更快。近年來,中國電信四川公司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和“走出去”號召。通過開展“裝維技術顧問國際諮詢合作”,幫助阿爾及利亞電信的寬帶安裝時長從40天縮短到3-5天。與泰國、埃及、南非、肯尼亞、摩洛哥等多國運營商在建設、運營、培訓、諮詢等方面開展合作,輸出中國經驗。




去年11月,在泰國曼谷舉辦的COMMART展會上,中國電信四川公司魔方平台業務亮相,智慧家庭體驗場景向數十萬普通參觀人羣展示。


從2G一路走到5G,國內通信業早已今非昔比,此次有序開放電信領域外資准入的限制,是一個強烈的信號。它代表着國內電信企業已經足夠成熟,即便面對的是更加疾風驟雨般的競爭。

我要爆料(有獎爆料:20元--1000元)我要爆料 網絡爆料台 隨時隨地,極速爆料

虛假申通香港集運郵箱爆料:130069110@qq.com

虛假申通香港集運舉報電話:028-86969039

電話爆料:028-96111

郵箱爆料:130069110@qq.com

微信關注 天虎科技

天虎科技

聚焦科技深度報道和創投連接
微信號:tianhukeji

虎探小程序

封面申通香港集運華西都市報官方微博

華西都市報電子版 點擊閲讀

華西都市報電子版

返回頂部